勐风吹过,动物王国依然强盛繁荣,水源丰富,食物充足,动物们生活稳定,最难得的是在这裡,每一种动物都有话语权,这种制度令王国的发展更上层楼。但正如暴风雨前夕一样,惊天动地的变化正悄悄发生……平凡的大多数,并不容易察觉变化的到来,除了蛙先生。这天,他忧心忡忡来到国王面前。

“国王,大事不好了。”由于这是一个民主的王国,即使青蛙不顾体面地跑到皇宫来,国王还是心平气和地跟他说话。

“怎么样?青蛙,甚么事让你不安呢?”“国王,这些天我看到浮云在天空呈长射缐形,据我多年观察,射缐中心指向的位置会出现地震。”蛙先生拿着大疊小疊的资料呈给国王看,并用心解释着各种不同数字所蕴含的意义。

尽管国王有修养,但对其喋喋不休,也忍不住插话,“蛙先生,你还住在老祖宗家的井内吗?”“当然,这可是我们家的祖宅呢!对了,你猜我昨天早上看到甚么?”蛙先生没有理会国王的难色,继续自说自话:“我看到水井裡有发浑、冒泡及升温的情况。”

“那又怎样?”

“那是另一个地震的先兆。”“看来你们世世代代在井底,不是关心虾米螃蟹,就是观察井水和浮云了。蛙先生,我真的对你们家族很失望。”“不是的,根据科学……”“你真是冥顽不灵,要不我们举行投票吧!”投票,对动物王国来说,实在是司空见惯,但这次投票率太低了,因为主题太深奥了,虽然蛙先生已盡力说明问题,但大家还是摸不着头脑呢!相反,国王的道理明白得多,蛙先生未能从井底跳出去理解王国的实际情况,不能客观地看问题,大家怎会因井底之蛙的“无知”,而搬迁王国躲避地震呢?

结果不出所料,蛙先生得票率不足十分之一。但国王却有点伤痛,觉得亏欠了蛙先生。

“我可怜的蛙先生,这并不是你的错,而是生活环境限制了你的水平,而你的善心,实在不应就此被抹杀,这样吧,本王赐你在水塘居住,这样,你们一家便能脱离井底的束缚了。”在场欢唿声此起彼落,所有动物都为国王的贤德鼓掌,然而,蛙先生并没有感谢国王,还带同家人离开。这样也好,王国不该收留不尊重民意的居民。

可是,上天并没有特别眷顾王国,灾祸忽然降临,而且是非常恐怖的地震,周围的巨响连最勇勐的狮子也被吓怕。国王身先士卒,带领救援队日夜不休地抢救瓦砾下的动物,死伤数字仍不断攀升,最严重的是,这次地震造成河道乾涸,缺少了生命之源,国民的处境就更加不堪了。

後悔没有接受蛙先生的意见?不,这并未被任何动物注意到,国王的脑海裡只有两个念头,一是未来一定要建研究院,预防天灾;二是想办法解决水源不足的问题。

于是他召来狗大臣,狗大臣提议跟甲王国买水。国王大腿一拍,心想:对啊,怎么没想到呢?他高兴地说:“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你办!现在王国復兴全靠你了。”在盛大的欢送仪式後,狗大臣带着王国的希望,以及大部分金银财宝出发了。

狗大臣走後,狐狸大臣来到国王面前进谏:“国王,为何你要将买水的重任交给狗大臣呢?”国王不以为然地说:“这个提议是狗大臣提出的,当中最清楚操作的就是他,所以他是最适合的人选。”“我并不反对狗大臣这个提议,但对狗大臣的个人操守抱怀疑态度。他提出的买价比平常的高出三倍,而且甲王国的王妃是他家的亲戚,当中的轇轕实在不好说清,而且他特别贪心,私下不知贪了多少国民的财富,试问面对如此大笔金银财宝,怎可能不动心?”“好了,狐狸,你怎么可以在背後说他坏话?难道你看他快要立功急了眼?”“唉……既然国王这样说,我又能说甚么呢!我想申请看守祖庙,以後也不过问国事。”“也好,在那裡可以修身养性。”狐狸大臣退下後,国王心想,这一族果然狡诈,又想借我狐假虎威?从前他们不就利用花言巧语欺骗了乌鸦的肉吗?今天又想来说三道四,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馀。狗大臣则不同了,世代忠良,方头大耳,诚实可靠,忠犬八公的事蹟还歷歷在目。所谓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狐狸啊狐狸,在这多事之秋,我怎能让你姦计得逞?

可是,一个月过去了,狗大臣还未回来,甚至一点消息也没有,难道……遇到甚么意外?但愿神明保佑那忠厚的狗大臣,但下一步怎么办才好呢?时间已不容许国王再思考了,因为一个更大的难题出现了,乙王国忽然出兵攻打动物王国。

兵者,国之大事也。在天灾和钱粮水源匮乏的情况下,动物王国已在最关键的一刻了,而当中最关键的,就是选择领军者。

大臣们都推举狮将军,因为狮子勇勐过人,能以一己之力举起大石,而且移动非常迅速,能飞快地咬断对方的喉咙,正是万夫莫敌的典範,但……“国王,难道你不相信我?”狮将军气愤地说。

“不,狮将军的能力有目共睹,我怎会怀疑?只是……”

“只是?”

“只是今次乙王国来势汹汹,动物王国也因之前的问题元气大伤,实在不得不小心谨慎,请问将军有甚么应敌策略?”

“策略?哈哈哈……”

“将军为何事发笑?”

“古人云,战事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只要我一马当先,冲入敌阵,我方士气自然提高,国王也知我手段厉害,敌人怕我勇勐,自然散开,然後大军一到,他们只有逃散一途。”狮子走後,国王觉得有点不对劲,这时,老鼠恰巧在门外求见。

“国王陛下,我听说狮将军来见过你,请你不要相信他的退敌方法。”“为甚么?狮将军是我国的勇者,打胜仗无数,难道你怀疑勇者的能力?”“不敢,只是勇者有勇者的局限,今次战事并不是靠勇气和武力就能解决的。”

“不靠勇气和武力?”

“对,因为我国不少将士在地震中受伤,军力已被削弱,狗大臣买水之事还未有眉目,粮草已差不多断绝,若坚持决一死战,万一有不测,王国便有覆灭的可能。”

“那依你所见?”

“小的认为要坚壁清野,应该将草原的粮食和水都收集起来,在城内坚守,直至敌军退去。一来,我们军力集中,胜算更大;二来,可以静待水源之事解决;三来,可以换取时间,待敌人退去或事情变化时再作通盘考虑。”老鼠说得在理,但狮子是众臣推荐的,于是国王说:“你的意见不错,但狮子也有其道理,不如来个全民公投?”“万万不可啊,国王陛下。”“不可?你不信民众的智慧?”“不敢,只是国民并不都是以公心出发的呢!”“胡说。”国王怒道。

老鼠吓得马上下跪,嚅嗫着说:“国王请想想,若你家在城外有田产,有房子,而国家打仗要你放弃,你会照办吗?”“这跟公投有甚么关係?”“动物王国有四成居民是住在城外的,而且有钱人亦有大量田地和物业在城外,公投的结果可想而知……”“本王对国民有绝对的信心。”未投票前,“胆小如鼠”、“鼠目寸光”的流言已广泛流传,公投结果一如老鼠所料,狮子以九成的高票带领全国精兵出徵。

两日後,前方传来捷报,敌人惧怕狮子勇勐,退避五里,五日後,敌人退避二十里,十日後……当大家以为敌人已退出全境,谁知传来消息,狮子被敌人活捉了,原来敌国设下陷阱,使狮子自投罗网。

国王疯了,失常大叫:“到底错在哪裡?”可是,直至王国覆灭,亦没有谁懂得回答这个问题。

2017-02-03 | 澳门日报 | D06 |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