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之咒
【小說】余山

「聽說楊將軍從火焰山回來了。」賣瓜的李二嬸說。
「我聽老黃說剛在城門見到他。」買瓜的陳嫂說。
「確定是人嗎?從沒聽過有人活著從火焰山回來的。」旁邊的菜販也來搭訕。⋯⋯


「聽說楊將軍從火焰山回來了。」賣瓜的李二嬸說。


「我聽老黃說剛在城門見到他。」買瓜的陳嫂說。


「確定是人嗎?從沒聽過有人活著從火焰山回來的。」旁邊的菜販也來搭訕。


「已很久沒人敢上山了,真不明白那些上山的傢伙,竟然相信甚麼鳳凰傳說,能將人起死回生。」李二嬸說。


「聽說楊將軍一直沒安葬妻子,將屍首放家中,真嚇人。」陳嫂說。


「甚麼?真的嗎?屍首不會發臭嗎?」李二嬸說時做出一個作嘔的表情。


「真的假不了。我侄子是楊家軍的,他說將軍找人專門從北面運來冰塊保存屍首,離開的這段時間還命令下屬好好把守呢!」菜販說得眉飛色舞。


「楊鳳是將軍,他的話當然使得。」陳嫂說時帶著幾分不屑。


「那不是整個官門都知道了麼,將軍不怕……」


李二嬸話說一半就沒有再說下去,陳嫂和菜販亦沒說下去,因為天空突然出現異象,城的中央位置有一道紅光直衝上天,光亮得在白晝亦令人覺得耀眼。紅光衝進重雲之中,未幾即化作彩霞,不斷翻滾轉換,之後竟化作一隻不死鳥,最終被捲進雲海之中,悄然消失。


眾人回過神來之時,已過了一刻鐘之久。


李二嬸驚魂甫定,口吃地說:「那……那方向,不、不就是楊將軍的官邸麼?」


菜販連菜檔也置之不顧,邊拔腿邊說:「快去湊熱鬧。」


不死鳥消失於天際後不久,楊將軍的官邸外聚滿群眾。他們不知道等待的是甚麼,但他們深信必有神奇的事發生,沒有人不想成為奇跡的目擊者。


官邸外聚集的人越來越多,人聲越來越吵雜,若非官邸外駐有士兵,民眾可能早就衝進去看個究竟。


咿呀——官邸內驀地傳出開門聲。


民眾屏息靜氣,整個空間突然靜得落針可聞,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能清晰聽到一陣腳步聲從開門處步出亭園,越發接近大門。


一步、一步、一步……


終於,官邸的大門打開。


門外的民眾全都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所有人都瞠目結舌,良久吐不出一隻字。


楊夫人步出官邸!


令人震驚的不止她死而復生,更在於她令人驚艷的美貌。出身鄉野的楊夫人本來就生得眉清目秀,但此刻更似天仙下凡,美艷得男的神魂顛倒,女的亦不忍嫉妒。


楊夫人面對圍觀的廣大民眾,並無羞怯之色,倒是嫣然一笑,終令一直噤聲的民眾按捺不住,爆出一陣狂熱的喝采聲。


喝采聲很快就傳到宮中。


「臣,正五品將軍楊鳳參見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座上身形臃腫,穿得雍容華貴的正是當今天子,只見他擺一擺手,並無說話,旁邊的宦官即唱道:「平身!」


「謝皇上。」楊鳳昂首站起,英姿勃發,委實長得氣宇軒昂,卓爾不凡。


皇帝終於放下一直在品嘗的貢品葡萄,親自問道:「你就是從火焰山回來,見過傳說中的神獸不死鳥的楊鳳嗎?」


楊鳳雙手結拳於胸,作揖說:「正是。」


「由頭至尾說一遍。」皇帝吩咐後又開始享用另些美食。


楊鳳一五一十的全盤托出,由妻子得病離世說起,然後他根據傳說進入火焰山尋找不死鳥,其間經歷千辛萬苦才尋得鳳凰,通過了其試煉後,終獲得被稱為鳳凰之羽的絕世秘寶。傳說鳳凰的羽毛能救回已逝的人,於是楊鳳便以此輓救妻子,令她從死亡的長夢中甦醒,且還脫胎換骨,不單比以前更加嬌美,還百病全消,體魄強健。


皇帝一拍龍椅,用睥睨的目光射向楊鳳,威嚴地說:「此話當真?」


雖然只是短短四字,但話中的寒意,旁人亦能察覺,只要皇帝覺得他有半句虛言,怕要立即人頭落地。常人聽畢剛才簡單一句經已寒毛直豎,但楊鳳曾受鳳凰的試煉,以劫火燒炙心臟來測試其求妻之心是否堅定。楊鳳通過試煉後就感到胸口有溫而不燙的火種不停在燒,並生出一道暖流運行全身,力量源源不絕,生生不息,身體亦自此冷熱不侵。


楊鳳以毫不懼怕的眼神回望皇帝,說:「千真萬確!賤內就在殿外等候。」


「讓女流之輩入殿,恐怕於禮……」


宦官說到一半已被皇帝揮手打斷,隨即說:「傳。」


宦官只好將話吞回肚裡,改奏:「傳楊陳氏。」


殿外自有人接唱:「傳楊陳氏。」


幾經轉折,楊陳氏,即楊鳳之妻陳嬌,終於傳來。只見她輕搖玉步,從殿外姍姍而至。


陳嬌走得很慢,卻無人願意催促她,因她每走一步,都讓人驚嘆她何以如此婀娜多姿。陳嬌來到御前,半點也不怯場,清脆跪下,以銀鈴般的聲音說:「賤女楊陳氏叩見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快快平身。」皇帝已急不及待要看清陳嬌的面龐。


「謝皇上。」陳嬌話畢仰首,竟是眉目含春,顧盼生姿,迫得閱女無數的皇帝和已作閹人的宦官都禁不住吞了口涎沫。


「快!快去替朕找來鳳凰之羽,好讓朕歷劫不死,長生不老,永統天下,千秋萬世。」


楊鳳被破格賜封為正一品大將軍,率領直屬皇帝的一千精兵,星夜趕至火焰山。火焰山位於西域邊荒,人跡罕至,傳說山腳圍著一片赤土,炙熱如火,常人難近。


楊鳳選了醜時過後,熱氣盡退之時才行動,他自己固然寒暑不怕,但麾下士兵則仍需用涼水浸過的布帛包裹身體才可通過。火焰山除了火熱之外,亦是險峻巨峰,單單爬過赤土已耗了幾個時辰。


到達山腰時,已是日上中天,熱氣蒸騰,悍於戰場的精兵們也大感吃不消,汗流浹背,又渴又累。


再走一會,前方突然出現湧泉,士兵們見著如獲至寶,紛紛卸下重甲衣服,想要跳到泉中喝水擦身。


楊鳳見狀急道:「使不得,那是極熱之泉,底有熔岩窟穴……」話未說完,已有好些士兵著了魔般跳進泉中,其後皆驚叫一聲,慘被煮沸至死於泉中。其餘士兵見狀走避,豈料此時湧泉附近噴出大量蒸氣,足以將生人蒸熟。淒叫聲此起彼落,走避得及的士兵卻又迷失於蒸氣霧中,有些踏空墮崖,有些復跌泉中,死傷無數。倖免於難的都不敢再動半步,寧受熱氣所灼。皮膚泛起赤紅,長出大小水泡,雖然難受,卻總好過死。然而,過了不久士兵們又感到皮膚一陣刺痛,還嗅到刺鼻氣味,不知何時開始迷霧轉化成濁黃色,並帶有硫磺般的氣味,吸入者紛紛倒地,口吐白沫,抽搐起來。


楊鳳大喝:「未過泉的退回去,在山腳等我們回來,已過泉眼者加快腳步隨我來。」


過得山腰,邁向山頂之時,一千精兵只餘三百。


楊鳳暗忖:「火焰山上危機四伏,我一人行動還好,皇上這大隊精兵反是累贅……」一念未已,即見山上有滾燙岩漿泊泊而下,將流經的一切燒成飛灰。


「雖說上山之路艱險,但上次也沒這麼多險阻,到底怎麼回事?」楊鳳心下千頭萬緒,口中則道:「趕快離開此地,找個安全地方躲避。」說罷施展其個人本領,憑著飛躍騰挪的功夫,以突出於地面的小丘或山岩作落腳點,連續疾躍,快似足不著地,活像鳳凰飛舞。


副將張龍身手不俗,依樣葫蘆般按楊鳳的路線攀登,奈何最後一步的距離卻非他腳力能及,眼見就要墮進岩漿,卻見他手中長槍似潛龍飛射,直插地上,變作撐竿,讓他借力再跳,來到楊鳳身邊。手中槍轉瞬化為焦炭,只好拔出腰間劍,守在楊鳳旁。


兩人來到制高點,終於看清發生何事,楊鳳對身旁的張龍說:「看,岩流中有隻石龜,是牠在撥弄岩漿往下流。」


「末將從未見過如此怪物,將軍上一回是怎樣闖過此關的?」張龍問。


「我也是第一次見。前面危險,你在此守候,我現在就去收拾牠。」楊鳳說罷,鳳凰沖天般跳起,直接跳進岩流中心。


「將軍!」張龍不禁驚叫,雖說楊鳳水火不侵,但是否抵受得住岩流還是未知之數。


不。


岩流之中還有一個立足處,就在石龜背上。


楊鳳藝高膽大,翩然落到石龜背上,一劍刺進龜殼之中。


龜殼的裂紋間先是冒出火舌,再透射出刺眼紅光,隨即爆裂開來。火舌匯聚成鳥狀火塊,衝上雲霄,衝擊之下不單沖散岩漿,亦將楊鳳彈飛老遠。


楊鳳頓成滾地葫蘆在地上滾了數圈,張龍見岩漿退了遂一躍而下,把楊鳳扶起,想說話之際,又見天火降臨,向兩人直襲。


楊鳳二話不說,一手推開張龍,自己閃往一旁,僅僅避開。


天火拐了個彎,轉回來向著楊鳳,發出聲音說:「你這貪得無厭之人,救得妻子,竟又想回來奪我寶貝羽毛。」


楊鳳說:「當日為神獸餽贈羽毛,在下感激不盡。這次在下受命天子,只要求得神羽,立即離開,絕無下次。」


「無恥之徒,離開前留下你的命吧!」凝在半空的天火再次衝向楊鳳,途中不停變化,在離楊鳳最近之時激射出一道劍光,向楊鳳面龐削去。


「嗚……」楊鳳低吟一聲,千鈞一髮間向後躍開,只要稍慢半拍,左眼已被剜去,現雖在俏面上留下一道血痕,卻已萬幸。


楊鳳急急回首,終於看清火焰中的身影,竟然是一頭火麒麟,上面坐著一名怒目騎士,手執孕火長劍,又再向他疾馳而來。


鏘——


楊鳳振劍一揮,擋下對方一擊。


「失禮了。」楊鳳雖仍未搞清楚對方是甚麼東西,但相比起神獸,對著保有人形的東西,他的心反而較為鎮定,終轉守為攻,追在對方後頭來了一記飛空斬擊。


怒目騎士似是背上長了眼睛,望也不望就向後彎身,避過楊鳳一擊更順勢刺出一劍,在楊鳳側腹添上一道口子。


楊鳳吃痛著地,還未喘過氣來,火麒麟已踢起後蹄,攻他面門。楊鳳閃避不及,掩面倒地,滾了兩圈站起身來,面上傷勢無礙,側腹卻血流不止。


楊鳳知道久戰不利,不退反進,驀地前衝,大喝:「張龍!」


張龍似早有預備,蓄勢待發,猛地躍入戰圈,利劍一揮,取的正是火麒麟。


怒目騎士反應極快,劍往下擺,格開張龍一擊,楊鳳即乘機刺出一劍,時間配合得天衣無縫,劍從口入,自後腦而出,火麒麟慘遭一擊斃命。


「嚎——」怒目騎士暴怒猛喝,竟迫出一道火氣,向四面猛沖,頂上長髮瞬即化為火焰,將張龍迫得往後連退幾步。


楊鳳卻仍是不動如山,只見他嘴角微揚,說:「你當日以劫火焚燒我心,我尚堅定不移,跨過試煉方達今日。雖然諷刺,但我的確比你強。」


楊鳳倏地躍起,橫劍砍出。


下一個瞬間,怒目騎士的首級已飛上半空。


身首異處,一張嘴卻仍未合上,竟然罵道:「我詛咒你,詛咒你們這些貪婪的人類。詛咒你們……詛咒你們……」直至與火麒麟一同燃燒淨盡方才休止。


楊鳳親手撥開灰燼,終發現一根鳳凰羽毛,可與他先前獲得那金光閃閃的大不同。這一根受到詛咒的羽毛,泛著混濁之血的暗紅色,徬彿集合世上所有不吉利之事般。


張龍撿起怒目騎士的長劍後走到楊鳳身邊,問:「這就是鳳凰之羽嗎?」


楊鳳微顫著點點頭,頒令說:「全軍回朝。」


「末將楊鳳,參見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楊鳳於御前下跪見禮。


皇帝一心只想著自己心儀已久的東西,興奮得連叫楊鳳平身也忘掉,直接吩咐:「將寶物獻上來。」


宦官來到楊鳳身邊,接過他遞上的錦盒,再轉交到皇帝的案上。


皇帝凝視錦盒,親自解開上面的緞帶,豈料卻隨即傳來一陣惡臭,是夾雜著腐壞和血腥的氣味,整個大殿裡的人也恨不得立即伸手掩鼻,只是在御前放肆不得。皇帝耐著惡臭,審視盒中東西,確是一條鳥類的羽毛,只是與楊鳳先前形容的泛著點點金光的模樣大相逕庭。


皇帝忍不住將錦盒連同羽毛丟到楊鳳面前,怒問:「這鬼東西是甚麼來的?」


楊鳳先一叩首,才說:「皇上息怒,這正是鳳凰之羽,雖與微臣先前描述的不同,卻是微臣千辛萬苦從火焰山帶回來的。此事千真萬確,如有半句虛言……」


「還想騙朕,將他拿下。」皇帝不待楊鳳說畢,已下嚴令。


楊鳳霍地站起,猶說:「皇上,請先聽末將解釋……」


「朕早就接過張卿家的密報。你竟敢將被詛咒的邪物獻給朕,實在罪該萬死!」皇上宣告了楊鳳的死刑。


楊鳳回身望向一直跟隨在他身邊的副將張龍,最先映入眼簾的是張龍奸佞的笑容,隨後發現自己腹中多了一柄劍,這劍毫無疑問地穿過了他的身體。


「我知你有金剛不壞之軀,刀槍不入,水火不侵,唯獨當日這劍能傷你,讓你承受久違了的痛楚滋味。」張龍笑說。


楊鳳忍著劇痛,右手往上一探,兩指刺向張龍雙目。


張龍頭一偏,已然中了楊鳳一記猛踢,長劍甩手,往後飛退。


楊鳳虎軀一震,本梳得端好的髮髻立時散開,長髮飄飛,一雙鳳目直瞪著皇帝,似在迫問對方為何如此待他,就算任務失敗,他仍然為國盡忠,為皇效力,理應將功補過,罪不至死。


皇帝趾高氣揚說:「好,要你死得明白。」說罷手一揮,宦官們從帷幕後推出一名女子,正是楊陳氏。


皇帝將她一擁入懷,只見陳嬌雙手被綁,反抗無從,皇帝一邊撫著她的香肩,一邊帶著淫意說:「從來沒有朕馴服不了的女人,只有你死了,她才肯死心,我才可以獨佔她。」


「小嬌!」楊鳳的嘶喊聲震動整個大殿。


楊鳳的吶喊反激出皇帝的淫慾,他伸出舌頭,先香陳嬌一口後道:「朕從未見過這麼美的女子,實在按捺不住了。江山代有才人出,美女可遇不可求……」說畢才將視線從陳嬌的酥胸移回楊鳳身上,頓了一頓才下令:「誰殺了他,賞金千両!」


這一回,大殿裡爆出的喊殺之聲,從大殿傳到整個皇宮。


「來吧!」楊鳳說罷即伸手拔出刺於其腹的長劍為己用,傷口竟冒出了火星並瞬即燃燒起來,烈焰焚燒全身,使他成為一個火焰戰神,衝向衛兵。


傳說,楊鳳足足殺掉九十九個衛兵才終告伏誅,而他留在世上的最後一句話是:「可恨啊!可恨啊!我要詛咒你們,千秋萬世也要一直詛咒你們!」


2018-02-02 | 澳門日報 | 小說

分享至: facebook weibo wechat 2018-02-02 07:2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