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过马路

凌晨时分,小冬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公司总部大楼。小冬抬头望向夜空,不记得这是连续第几个月下班没看到夕阳了。没办法,要配合公司一项大型工程的竞标準备工作,公司内部上上下下都处于作战状态。同事忙得整天连洗手间都忘了上,病了也不敢请假。用肾病和支离破碎的身体来换年终那份奖金和花红,怎样都不觉得是一种奖励。

因一股北方冷空气南下,今晚小城的气温忽然降至摄氏七度,这是入冬以来最寒冷的一天。由于小冬早上赶着出门没留意天气,他只穿了件单薄的制服,一件大衣都没有带在身上。下班走在路上,寒风颳面而来,不说还以为自己穿越到北方去了。小冬一手抓紧衣领,以防寒风入体,一手插入衣袋保暖,正好摸到手机。

小冬拿出手机,习惯性拍下夜幕的天空。今夜月色偏暗,不知是大雾的关係,还是因为小冬连续多晚加班又长时间对着电脑屏幕,反正眼前就是一片模煳。然而,他拍了照片後还是立即发佈到脸书和朋友圈,动态裡面他写下一句:「刚下班遇上迷人的夜色,明天继续努力。」

老闆喜欢看正面的言论,小冬当然不敢发放负能量。果然,像片一出,老闆和几个上司立即点赞。随後,多位公司同事便跟着点赞,瞬间点赞人数增至三数十人。小冬不断刷新页面,查看最新点赞人数及他们的身份,不知不觉走到马路口的红绿灯前。

他立即停下来。他知道在路上滑手机是不对的,负责任的行人应该要留意路面情况。虽然时间不早、车子不多,但公司附近的商业区都是大马路,车速很快,还是得注意交通安全。小冬心裡面这样想。

小冬小心地观察,确定了周边都没有行车,便快快地过马路,顺便拿起手机再刷刷点赞的数字。

「感恩!加油!」看到老闆的留言,小冬正寻思着该用个怎样的表情符号来回应,忽然一辆电单车正全速向他冲过来。小冬反应不过来,转头看到车头灯之时,人便已跟车撞上了。掉在地上的手机完好无缺,点赞的数字还在增加;老闆的加油留言後面,开始跟着一大串人的加油留言。

「小冬!加油!」

二、蚝王大赛

鲜味蚝吧是本地第一间出现的生蚝外卖专门店,可是随着生意越来越好,仿效的店越来越多,很快就摊分了原本可观的利润。临近圣诞节,鲜味蚝吧的老闆张先生想到搞直播开蚝大赛来吸睛,只要买他的生蚝,然後在圣诞节凌晨零时直播十五分钟开蚝过程,直播片段标记(Tag)他的蚝吧专页,便算成功参赛。最多人观看的直播主,可以获赠二○一八年全年生蚝半价优惠卡,其他参与该直播并留言的客人,亦可获一年生蚝八五折优惠。

张先生为了增加推广效力,特别吩咐职员小林在公司的脸书专页用三千元买了两星期广告,把目标对象设定为全澳十八至四十岁市民。宣传策略非常成功,圣诞前一周,圣诞夜顶级法国一号吉拉多生蚝的订单已近三百份,预售的生蚝总量超过五千隻,这是过去半年的订货量。最後,张先生不得不向横琴的生蚝供应商採购他们的存货,心想掺一点次货应该也不易被人发觉,还预先约好了三间外卖速递公司协助当晚送货。

圣诞节晚上八时起,已有不少在鲜味蚝吧订了生蚝的客人陆续收到货,他们将生蚝一隻隻排列成整齐的队伍,先跟牠们来张大合照打卡吸赞(Like)。为了增加气氛,张先生特别找了两位好友来到位于工厦的公司仓库,用红绒布铺了两张摆满生蚝的长枱,放好印有公司标誌的背景板,设定两部手机,準备零时一到,便开始活动的「战况」直播,分享所有参与者的参赛过程。

一时间,本地脸书上出现从未见过的直播热潮,而且每个直播都是各路人马在不同地方的开蚝情况。明显,有些是开蚝老手,一手拿起生蚝,另一手抓紧开蚝刀,两三秒就能打开蚝壳。另一些虽然技术未到家,速度感欠奉,但志在参与及出位,他们穿着整套厨师白衣,头顶着写上蚝王两字的法式厨师帽,喜感十足,也吸引了很多人围观和点赞。张先生和他那些「开蚝专家」朋友逐一分析不同参赛者的特色。

「即使没有胜出,大家今晚肯定可以在脸书上呃几百个赞,还有专家现场教大家开蚝,无论如何也是赚的。」直播中,张先生说。

当然,忙中有错,意外易生,直播中偶尔也会出现一些「见红」画面,有些人不理手上鲜血歇斯底里地开蚝,好像只要开得够多够快就可以赢得奖品;有些人深怕生蚝壳有菌,立即停战止血消毒,镜头就停在枱上的生蚝堆上,只听见那些怕痛的参赛者在塗消毒药水时的尖叫声。看直播的人在留言栏上不断发放嘲笑话和表情符号,气得有些「玻璃心」的直播主关掉直播。搏同情的有、开完蚝聊天的有、开完蚝继续直播吃蚝的都有,整个晚上的脸书开蚝活动都非常热鬧。

张先生整晚兴奋得无法入睡,一方面盘点全晚的生意额,另一方面已在构思农历新年的第二场开蚝大赛,以及如何向供应商压价等。直到天快亮时,他才模模煳煳地闭上眼。

然而,没过一阵,他的手机便不断传来提示铃声。拿出手机看,他发现微信上不同的朋友群组都在向他发来有关开蚝活动的消息,还附上了即时新闻的视频。

「本地蚝吧直播开蚝活动,全城七人因感染食肉菌命危」,内容说到,目前还有三十多人疑似食物中毒留院,情况不一,也是跟蚝吧的活动有关……

张先生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得睡意全消。他立即登入公司的脸书专页,把所有和活动有关的消息删除。

三、告示

东望洋街有一栋老房子,外墙砖经常脱落。其实说这房子老,也不是真的很老。在香港,七八十年楼龄的大厦也不少见,而且仍然有人居住;但在澳门,只要房子有四十年以上,除非别无他选,否则人们都避之则吉。尤其早几年,房价未涨得如此厉害时,三十年以上的旧楼,根本就没有银行愿意做按揭贷款。

这栋老房子一梯四户共六层,二十四户都住满了老街坊,大家都因外墙砖掉得七零八落而嫌弃它。当然,又因为楼价高企,换楼极之不易,他们也只得继续住在裡头。

老房子所在之处,虽不是正街大马路,但由于两侧住宅林立,中央马路有巴士通过,同时也是前往医院的必经之路,故行人也不少。每当老房子墙身的小砖掉落,警员与消防员接报都会循例前来,在楼下的栏桿拉上封锁缐,警惕途人小心。然後,等一两小时,在确定掉砖情况停止,两队人马及封锁缐便会迅速消失,如非地上还有砖块碎屑,根本就好像没事发生过一样。

老王住在这老房子的一楼,凡听到有骚动声,就知道是楼下又聚满了看到落砖而惊唿的人群了。老王虽然不担心自己及家人出事,但总怕有途人被自己住处跌落的砖头砸倒。于是前天,当老王又看到四楼外墙的三块砖陆续跌落时,他终于按捺不住,到附近的文具店买了最大的硬卡纸,并用双头红笔,在纸上醒目地写上「小心落砖」四个大字贴在大厦门外。原本「家醜不可外扬」,就是怕坏了想把房子卖掉的住户的好事,这些事大家当然没有开口说出来,但也是心照不宣的。然而掉砖的情况越来越失控,老王也管不着其他住户是否同意,只想自己心安理得。

小强妈妈自去年年底中风,便一直在医院留医。小强每天下班都会到医院探望妈妈。今天在同一条路上,他发现了一栋老房子墙上的告示。告示上虽然只有「小心落砖」四个大字,但小强觉得笔锋凌厉有劲、字型气宇轩昂,应该是出自有学识的人之手,说不定还是个名家。

小强自然不放过这机会,先是给大家拍下特写,继而站在告示前,举起手机自拍。就在小强按下快门的一刻,老房子不动声色又掉落一块砖,正中小强的头顶,应声倒地,正好成为印证墨菲定律(Murphy's Law)的主角。「凡是可能出错的事必定会出错」,那告示简直就像个预言一样。

接下来一个月,同样的事情发生了好几次。最後,老王决定把告示拿走。他觉得世人的行径,真是越来越古怪、越来越难懂。

2018-01-19 | 澳门日报 |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