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澳门笔会受勋时刻

月前,澳门笔会获颁二〇一七年度文化功绩勋章,我代表笔会领受褒奖,深感荣幸。这枚勋章,充分体现了特区政府对澳门文化建设的高度重视,反映了广大市民对城市文化发展的热切期待。由于这是特区政府成立十八年以来,第一次奬掖一个作家组织,更加突显一种对于「城市灵魂工程」的观照,一种对于澳门文学的尊重、珍视和爱护。

歷史的经验表明,文学是涵养和传承民族精神的重要形式,是民族文化、地域文化和城市文化继往开来、源源不绝的动力。以「求眞、向善、尙美」为创作指归的澳门文学,在「和而不同」、「不同而和」的艺术风格中,推出一批又一批真挚、高雅、优美的文学作品,营造了浓郁的文学生活氛围,潜移默化地推助着民族情感的凝聚、家国情怀的振奋、个人情操的澡雪和砥砺。就此而言,荣誉不仅属于澳门笔会,也属于笔耕不辍的所有写作人。如是,我越发感到这枚勋章的沈甸甸的份量。

我从代理行政长官陈海帆司长手上领受「文化功绩勋章」的时间,是二〇一八年一月十九日下午四点十二分二十六秒。这对澳门笔会和澳门文学来说,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重要时刻,我特别看了一下手錶。在这时刻,我首先想到一句话:「美,应该是对称的。」

怎么讲?请看「文化功绩勋章」这几个字,包含两个概念,一是「文化功绩」,一是「勋章」,并列起来,其份量应是均等的。那么,澳门笔会创造的「文化功绩」,有多少?这枚「勋章」所显示的荣誉,有多重?两者之间平衡不平衡?对称不对称?这值得我们每一位澳门笔会成员来思考。我想,这种关係就好像数学公式,其等号两边的数字和文字所显示的数量,应该是相等的,这时候这个公式才呈现一种对称的美。

三十年来,澳门笔会在老中青三代作家共同努力下,把「澳门文学形象」基本树立起来了,各种文学体裁都有可观的成果在。但是,这裡面还有一个内容,就是社会(包括会外作家)对笔会的深挚关爱和巨大支持,如果把这种关爱和支持抽离出来,就显得我们的「功绩」与「荣誉」不那么对称了。所以我们要保持内心的谦卑、冷静的心态,不断自省的意识,永远怀着一颗感恩之心,面对养育我们生长的土地,激励我们奋发的人民。

换一个角度说,从二〇一八年一月十九日下午四点十二分二十六秒那一刻起,澳门笔会已经站在了一个新的起跑缐上。过去的荣誉都已经过去了,我们面对的是未来。面向未来,同样有一个「功绩」与「荣誉」对称的问题需要思考。比如,在这个精神贬值的时代,我们如何关注人类的命运和人类的精神?文学界不是有句流行的笑话吗?说是现在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还多。那么,我们有没有面对它的勇气,有没有改变这一事实的责任心?我们的思维能力和表达能力,能不能成为这种勇气和责任心的有力支撑?我们的叙事和抒情,能不能全面突破生活的简单「还原」或「复製」,让文学书写真正成为伟大现实的灵动性重构,从而呈现更丰富的歷史空间感、文化厚重感、思想深度和艺术魅力?一句话,我们能不能用自己的笔和纸证明:这世上确有比赚钱更为重要的事业?

先哲有云:「外内表裡,自相副称。」让我们将褒奬和鼓励,转化为责任和担当,以家国情怀立为人处世之「心」,以审美精神树澳门文学之「象」,为打造澳门人的灵魂高地,为创作更好、更多、更精彩的文学作品努力奋鬥!我相信,在未来的日子裡,澳门笔会将创造出更多的「业绩」,以与更大的「荣誉」相互对称。

2018-2-21 | 澳门日报 | 镜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