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雪堇《香水的餘地》
【評論】庄婕琳

    雪堇,《香水的餘地》,光是筆名與書名,已經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說實在,我從未主動去找過新詩來看,這本應該算是我第一本認真去琢磨的詩集吧?



    曾聽人說道,一本書的價值,是在於它的內容,與它所傳達出的思想。坦白說,《香水的餘地》並沒有多美麗的包裝,十分普通,厚厚的封面,拿在手上,給人一種很扎實的感覺。


    在還沒認真去咀嚼這本詩集前,我已經先入為主,認定了這是一本愛恨情仇的產物:詩人,大多都說愛吧,不是嗎?但我這次卻錯了,《香水的餘地》是一本把女性內心世界、現代社會常態,甚至詩人的某些思念等種種交織在一起,編出一匹有趣且吸引人的綢緞,更注入了澳門本地獨有的特色。我第一次在書本上,也能找到一絲熟悉感。


    當在讀「我們試過/把我們的關注煲成六十萬碗中藥/但都被填海的泥土掩埋了/天價的樓盤壓碎了」(〈一個名叫澳門的小城〉),身為在這小城長大的一分子,我可以在這短短幾句中,讀出只有澳門人才懂的苦澀味。「也有人說/要把這小城打造為一名驚世美人/就開展了一個個地盤/大大小小的整容手術」(〈一個名叫澳門的小城〉),的確,澳門似乎慢慢在變「美」,硬生生地從一個簡樸的小家碧玉,變成只懂一味往自己身上堆金砌玉的名門閨秀。或者,在澳門慢慢為了繁華而繁華的時候,那些被忽略而倖存下來的地方,才能紀念澳門曾經未施妝粉的面貌。

    有些句子,猶如一記當頭棒喝,令人頓然醒悟。「我們自小就懂得/一看到米缸沒米就發愁/悲天憫人/卻忘了擁抱」(〈蝸居〉),真的,這城市好像缺少了溫度,人與人之間就像是平行線,或許只有利益或金錢,才能讓彼此暫時相交。因利而聚,亦因利而散,這樣的戲碼,每天都在上演,已經屢見不鮮了。在這裡,金錢好像顯得尤為重要。我們都在為錢歡,為錢愁,而詩人說得很對,我們只會發洩不滿,卻忘了擁抱。

    「塵土沒有停止紛飛/我們可以一直牽著手嗎/讓相握的手盤繞成根/繞出沒有邊界的地圖/一如我們從沒停止吟唱/就在石級和石級之間/長出彼此的太陽」(〈梯邊小花〉),若說一部好作品的定義,是能引起讀者共鳴,那麼我想,這部詩集做到了。誰沒有愛過?友情?親情?抑或是愛情?不論那份愛是瘋狂,還是平淡,能確定的是,我們心底都藏著一個人、一份情感,附贈一絲思念。人啊,總是容易一葉障目,但過後才發現,其實沒有誰離不開誰,只有誰不珍惜誰罷了。而回憶,也只能在夜闌人靜的時候,才能拿出來細數。

    或許是我平時沒有讀新詩的習慣吧,有某些句子,我要仔細地、反覆地讀,才能大致掌握到詩人所寫的情感。「已經忘記是什麼時候弄丟了/我那另一半的粉晶耳墜/每個晚上/我蜷縮著等待/那未知的歸還情節/如種子裡蜷曲的芽/等待破殼」(〈女將〉),文字的組合真的很奇妙,同一段字,不同人看,就能理解到不同的意思,這可以理解為一個女性,翹首著期待屬於自己的浪漫愛情,又或者,「粉晶耳墜」代表的不單單只是一個普通耳墜。開始懂了,讀新詩的樂趣,或者就在於,新詩比白話的散文更能給予讀者思考的空間。


    這是一本多元化的詩集,「在漫遊的網絡裡/Wi-Fi似乎是唯一的出路/這答案/和單身與否的選擇題一樣/淺顯」(〈無線網絡〉),作者總能把自己想表達的東西,與時下熱門的話題掛鈎,而且不顯突兀,我也能容易地從中找到關聯性,更能領悟到詩人的思想。


    總括來說,這看似不厚的詩集,從我前述的幾個例子可看到,它沒有一個特定的主題,或者這一刻在談理想中的那個人,下一秒就能跳到現實的社會問題,看似沒有關聯,但整部作品結合了詩人在不同領域的情感,讀著讀著,徬彿連我也不小心踏入她的感情世界,讀到最後,竟還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莊婕琳  聖若瑟五校  高三
2018-2-1 | 澳門日報 | 新苗


分享至: facebook weibo wechat 2018-02-01 07:04: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