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还执迷于夜行杀戮 世界上已经没有 值得处决的人 诸君不妨苟存于盛世 如我 如一头我 如一头笼裡的我兽 (我忍)

世界如此狭窄,竟然还容许我 还容许我有藏身之格 (我忍我忍) 我在走廊散散步 放放风,我在熘 熘着我自己,颈项上铁鍊 已繫在,已繫在 房东之手,波士之手 他们已不是可以卖命的德川家康 (我忍我忍我忍)

我在豪华客舱一样的床格裡,我享受 我享受有一餐没一餐的便当,我看 看他们如何合力蹂躏 一个马桶。我在听,我在听 天空小说,我在听 我在听粤曲和马经,我在听 谩骂此起彼落四重奏 我在听懂一枚硬币落地的投注 (我忍我忍我忍我忍) 我睡下格床你垂下腳像给我 翻墙的绳索。我伴着衣伴着物 我伴着厕纸我伴着电视 我伴着风扇,像伴着 彪炳的战绩。躲避撞头擦肩的往事 像躲开羁绊孤独的修炼,像躲开 混乱不清的性关係,像躲开 来路不明的暗杀者 躲开光缐 啃吃晦暗 (我忍我忍我忍我忍我忍)

我进入忍屋我闭关我开始修炼 他对待他自己,像你对待你 我对待我自已,像你对待你 我修炼我向谁下了战帖 我忍耐我开始集气 我挑衅我结手印 我预约武鬥我随时恭候

笼子裡我每天释放瞳术 我切割了 整个世界 我切割了邻人和生命 我切割了黑暗和光明 我与别人说一句话 我只说了一句话 我擦着了我 无 妄 的 火 花

(记澳门二○一四年四外籍女佣死于可疑夺命火,及香港二○一五年笼屋血案。)

2017-01-11 | 澳门日报 | E04 | 镜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