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東西
【小說】林格

    聖誕老人仍然倒在地上。翻透紅色布袋,我只能找出三份禮物,真少。看來其他禮物早被分發,運氣真差,望只望這三份都是好東西,不然真的白忙一場。關於搶劫聖誕老人這想法,是上周寄聖誕卡時想到的。當時全城瘋搶新型號手機,代理商的預定早已排滿,手機公司又公佈首批限量生產。作為高中生的我無法通宵排隊,更付不起炒價,唯有找外國朋友走水貨,是的,那朋友就是剛剛被我用平底鍋敲暈的聖誕老人。⋯⋯



聖誕老人仍然倒在地上。


翻透紅色布袋,我只能找出三份禮物,真少。看來其他禮物早被分發,運氣真差,望只望這三份都是好東西,不然真的白忙一場。關於搶劫聖誕老人這想法,是上周寄聖誕卡時想到的。當時全城瘋搶新型號手機,代理商的預定早已排滿,手機公司又公佈首批限量生產。作為高中生的我無法通宵排隊,更付不起炒價,唯有找外國朋友走水貨,是的,那朋友就是剛剛被我用平底鍋敲暈的聖誕老人。


起初,我的願望是半價買到那手機,但想想,聖誕老人每年都四處派禮物,說不定是申請了甚麼資助。既然有資助,一部手機這要求未免太低,但我不認識甚麼好東西,於是想出這計劃。劫走聖誕老人的禮物袋,就能擁有全世界的好東西了。可千算萬算,偏偏算漏了我的家未必是第一站,而我的運氣,只值三份禮物。


我稍稍掂量,把最重的留到最後,先拆開最輕的。聖誕老人真不環保,這包裝多浪費紙,禮物用傳單包一包不就得了,反正印刷精美的傳單滿街在派。而且這紙盒上的封條太煩人了,怎樣摳也找不到開口。我只好到廚房拿來小刀,利索一劃,封條被剖開,一陣嬰兒的哭喊聲從紙盒內傳出。後頸一寒,嚇得我握刀的手不停亂揮,許久後才敢瞇眼偷看。這算甚麼禮物?我把這惡作劇扔向聖誕老人,順便踹他一腳。


接下來,第二份禮物更讓人火大,煞有其事地裝在木盒子裡,翻開後竟是條舊手帕,說好的新手機呢?難道鄰居們想要的好東西,全是這些奇怪的破爛嗎?此時,聖誕老人的屁股傳出聖誕歌。我仔細一看,原來他褲子後面有個暗袋,剛才搜身時怎麼沒發現?拉開一看,這,不就是全城瘋搶的新手機嗎?這老頭太壞了,拿了資助卻給人爛東西,自己倒會享受。我把鏡頭對準聖誕老人,屏幕解鎖,一個未接來電,一個留言。


“那孩子快不行了,你到底躲在哪裡偷懶?”


留言的人很激動,真不愧是最新型號,音質清晰,遠在他方的緊張感一下子重現。那人在激動甚麼呢?不就是收聖誕禮物,至於那樣焦急嗎?況且這壞老頭袋裡的禮物都是破玩意兒,不是舊手帕就是惡作劇……難道?我望向剩下的禮物,絲帶一拉便緩緩散開,封口的貼紙一撕便脫,拆禮物的過程如此順暢,我有預感這禮物本來就是給我的,這會是份好禮物。


紙盒一打開,粉紅色氣體不斷湧出,聞起來甜甜的,讓人懷念。直至室內被這不明氣體填滿,伸手不見五指時,我才意識到恐懼。一緊張,剛才的嬰兒哭喊聲又傳到耳邊。我摀上耳朵,聲音仍然不絕,軟癱在地上的我,將雙膝慢慢靠在胸前,縮成一團,這時嬰兒的哭聲停了。腦海裡,有人抱着嬰兒嘶吼,懷裡的嬰兒一動不動,此刻的寂靜,讓人心寒。原來,那嬰兒的哭喊聲不是惡作劇,不是爛東西,是瑰寶,禮物主人就在眼前,我想歸還,卻不知怎還。


再睜眼時,粉紅色氣體已散去,母親替我拭去眼角的淚,擔憂地望着我。我不斷向她打聽聖誕老人和嬰兒的事,本來不明所以的母親,看到我手裡的舊手帕時,說起一段不曾提及的往事。多年前的平安夜,母親抱着突然沒了呼吸的我拼命奔向醫院,在街上一時失了方向。不知所措時,忽然聽見鈴聲,一個少年拿出手帕,擦走母親臉上的淚後,當時還是嬰兒的我終於哭了起來。母親抱着我說,那哭喊聲,是她這輩子收過最好的禮物。


而我的禮物,也很好。


2018-2-16 | 澳門日報 | 小說

分享至: facebook weibo wechat 2018-02-16 07:04: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