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冬演習兩首
【詩歌】霜滿林

雪崖登頂指南


山崖分層而立且燈火戶戶通明

我們的心臟是攀頂列車的鍋爐

每次跳動只為走向滅亡提供能量


視野離地越高越清晰越荒唐越冷

檢票員借出外套以交換回程車票

窗外無送別者 只剩下四散家畜


巨漢們身披玻璃彩衣圍堵舊區

低地樓房的鋁窗痛哭時搖搖欲墜

砸傷途人後化作一灘微熱眼淚


流浪動物舔一口後四肢僵直

過路的人拾起屍體往上拋向崖頂

撞碎低頭呢喃的街燈時閃過白光


罪疚與不安隨火屑徐徐降回崖底

蓋在家園被敲碎以後的敗瓦之上

腳步帶起的粉塵終將飄成白雪


流浪者深信只要嚴冬一日不退

崖底漸厚的積雪便正是登頂的路


網絡遊蕩犯的自白書


我們誣陷展翅的哺乳類全是吸血鬼

企圖擰乾辛勤者所收藏的每條汗巾


我們誣陷皮毛染色的羔羊全是災怪

抗拒認同所有欣賞差異的審美標準


我們誣陷同極相吸的石頭全是妖孽

生怕目睹更多關於真愛存在的可能


我們誣陷掙脫懸絲的木偶全是惡靈

憂心離異過後的傀儡活得逍遙自在


我們誣陷來自他方的母親全是財奴

繼續污衊霓虹燈映照下的一切家常


最後我們誣陷自己是麻木不仁的神

鍵入之時對鬼怪妖精不留半點憐憫


2018-02-07 | 澳門日報 | 鏡海

分享至: facebook weibo wechat 2018-02-07 07:07: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