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法帖之忍屋(或譯:忍者居屋)
【詩歌】盧傑樺

誰還執迷於夜行殺戮
世界上已經沒有
值得處決的人
諸君不妨苟存於盛世
如我
如一頭我
如一頭籠裡的我獸
(我忍)

世界如此狹窄,竟然還容許我
還容許我有藏身之格
(我忍我忍)
我在走廊散散步
放放風,我在溜
溜着我自己,頸項上鐵鍊
已繫在,已繫在
房東之手,波士之手
他們已不是可以賣命的德川家康
(我忍我忍我忍)

我在豪華客艙一樣的床格裡,我享受
我享受有一餐沒一餐的便當,我看
看他們如何合力蹂躪
一個馬桶。我在聽,我在聽
天空小說,我在聽
我在聽粵曲和馬經,我在聽
謾罵此起彼落四重奏
我在聽懂一枚硬幣落地的投注
(我忍我忍我忍我忍)
我睡下格床你垂下腳像給我
翻牆的繩索。我伴着衣伴着物
我伴着廁紙我伴着電視
我伴着風扇,像伴着
彪炳的戰績。躲避撞頭擦肩的往事
像躲開羈絆孤獨的修煉,像躲開
混亂不清的性關係,像躲開
來路不明的暗殺者
躲開光線 啃吃晦暗
(我忍我忍我忍我忍我忍)

我進入忍屋我閉關我開始修煉
他對待他自己,像你對待你
我對待我自已,像你對待你
我修煉我向誰下了戰帖
我忍耐我開始集氣
我挑釁我結手印
我預約武鬥我隨時恭候

籠子裡我每天釋放瞳術
我切割了 整個世界
我切割了鄰人和生命
我切割了黑暗和光明
我與別人說一句話
我只說了一句話
我擦着了我






(記澳門二○一四年四外籍女傭死於可疑奪命火,及香港二○一五年籠屋血案。)

2017-01-11 | 澳門日報 | E04 | 鏡海

分享至: facebook weibo wechat 2018-01-07 23:51:41.0